资源分享网

- 免费学习资源共享平台
首页 / 资讯 / 正文

巨头布局元宇宙,为建造乌托邦还是垄断前奏?

admin 2022-05-14 资讯 44 ℃0 评论

随着Facebook在10月28日改名Meta,对于元宇宙的讨论便席卷了各个平台。在罗振宇创立的得到APP上,网课《元宇宙6讲》的网课,预估总营收已超过100万元。

然而,元宇宙并不是一个被Meta带火的概念,今年3月10日,元宇宙概念股Roblox在美国上市,并首次将元宇宙写进招股书,不到三个月,股价几乎翻倍,总市值超过500亿美元。而近一年来在文娱、游戏产业中大火的NFT代币,也自带了不少元宇宙特性。从各大科技巨头在元宇宙相关技术的投入来看,此次的爆发,可以看作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布局”。

什么是元宇宙?

如果在搜索引擎中搜索“元宇宙”,将会有各式技术概念迫不及待地挤满网页,其中包括区块链、虚拟现实、脑机交互等等看起来“高大上”的名词。但遍览网络,却很难为其找到一个确定的、得到共同承认的定义。

元宇宙一词首次出现于科幻作家尼尔·史蒂文森 1992 年创作的小说《雪崩》:“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

然而,史蒂文森同样只是从技术层面上为元宇宙做出了定义,《雪崩》中,元宇宙是一个巨大的共享虚拟空间,由移动计算、虚拟现实、数字货币、智能手机和增强现实等技术支撑,使用者可在其中工作、生活。这和目前的现状相似:人们很清楚元宇宙的技术构成,但这些技术组成的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这个问题却没有一个明确的回答。

根据《元宇宙通证》,就目前而言,元宇宙技术由六大部分组成:物联网、人工智能、电子游戏、交互、区块链和互联网

巨头布局元宇宙,为建造乌托邦还是垄断前奏?

其中,人工智能技术提供算力,电子游戏和交互技术呈现元宇宙中的场景、交互等机制,物联网联系线下线上场景,互联网负责保障用户的网速通畅,而区块链技术可以支持虚拟身份和去中心化的经济系统。

将技术和概念相结合,元宇宙未来可能的形态是线上线下连接的(这就是说,电影中那些由脑机接口导入,世界可以完全独立于现实世界的元宇宙从技术上来说,可能还比较遥远),具有沉浸体验的高度开放数字世界,其中将拥有独立的经济系统。用户能够在其中拥有单独的身份,并拥有极高的自由度、维持一定社会关系,可以进行创造、游玩、游戏和经济生产等行为。

哪些巨头入局了?

可以看到,随着元宇宙概念火热,资本市场中掀起了一轮新的热潮,从八月底至今,游戏公司中青宝凭借元宇宙概念,股价一度翻了四倍。Roblox从上市来,市值已翻十倍。彭博资讯估计,到2024年元宇宙相关市场空间可能达到8000亿美元。

形态上和元宇宙最为接近的游戏公司最早开始应用这一概念。2020年4月,Epic Games旗下的《堡垒之夜》中上演了美国饶舌歌手 Travis Scott的演唱会;Roblox为其用户提供了开发、社交、游玩于一体的虚拟世界,用户可以在其平台上定制形象、开发游戏,在社群和不同的游戏中社交,并通过游戏中的货币Robux交易——Robux可以1:0.01的比例兑换成美金。而自称是一个“拥有实体经济的国家”的,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游戏Axie Infinity同样建立起了自己的社群和经济体系——在东南亚,不少因疫情失业的人投入到游戏中,赚取货币维持家用。此外,还有类似于NFT的虚拟世界Decentraland,其平台中有四万多块数字土地,一块土地的标价在5000美元以上,可以被任何人拥有和出租。

在改名为Meta之前,Facebook在今年8月推出了一款新的名为地平线工作室(Horizon Workrooms)的VR App,微软近日宣布将把虚拟体验协作平台Mesh直接植入到其协作办公软件Teams中,并在应用中使用新的3D头像,建立自己的“企业版元宇宙”;谷歌 Stadia 云游戏平台推出三十分钟试玩吸引用户,同时在Youtube VR布局软件和服务。而尽管苹果CEO库克接受采访称“元宇宙更像是AR的另一种新叫法”,其VR设备也进入了测试阶段,预计在2022年发布;此外,美国专利商标局近日公布了三项苹果专利,涉及AR/VR眼球追踪和手势追踪技术

巨头布局元宇宙,为建造乌托邦还是垄断前奏?

国内的巨头也纷纷在场内加注。

字节在今年4月投资游戏公司代码乾坤,于8月耗费97亿收购VR设备公司Pico,并于近日入股VR数字孪生云服务商众趣科技。腾讯出现在去年2月Roblox 1.5亿美元的G轮融资名单中,并在今年内至少投资了67家游戏公司,华为发布基于虚实融合技术Cyberverse(河图)的AR交互体验App“星光巨塔”;百度上线名为“希壤”的虚拟身份社交App,并在Facebook宣布将公司改名的第二天,申请了“元宇宙APP”一词的商标。而阿里巴巴则在近日的云栖大会上宣布成立面向AR、VR、元宇宙方向的XR实验室。

除了巨头外,根据天眼查数据,包含元宇宙的商标在2021年呈倍数级飙升,达到了7243件,至今国内有122家公司注册了包含元宇宙字样的商标。

巨头布局元宇宙,为建造乌托邦还是垄断前奏?

社交软件soul在2021年初提出构建“社交元宇宙”,罗永浩在微博发文称“下个创业项目将是元宇宙公司”,而网易CEO丁磊则在16日称已做好元宇宙的技术和规划准备,并申请了包括“网易元宇宙”、“伏羲元宇宙”、“瑶台元宇宙”和“雷火元宇宙”等相关商标。

巨头布局元宇宙,为建造乌托邦还是垄断前奏?

11月11日,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宣告成立国内首家元宇宙行业协会,成员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中国移动子公司咪咕也公布了元宇宙的MIGU演进路线图,将继续聚焦超高清视频、视频彩铃、云游戏、云VR、云AR五大方向。

根据目前的投资和商标注册情况能够看出,国内外各巨头依据不同的“特长”开拓元宇宙的蓝海,但布局较多集中于虚拟现实、游戏和社交上。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也指出,参与、化身形象、场景化社交等是元宇宙的价值来源。除了Meta、微软之外,今年8月,Roblox就收购了聊天平台Guilded,以加强其平台的社交属性。

除了科技公司外,一些国家的政府相关部门也加入了元宇宙的赛道,以韩国为首。今年5月18日,韩国科学技术和信息通信部发起成立了“元宇宙联盟”,集结包括三星、现代汽车、Kakao、LG和Naver等企业。8月31日,韩国财政部发布2022年预算,计划斥资2000万美元用于元宇宙平台开发,11月3日,韩国首尔宣布将成为全球首个加入元宇宙的城市,将在元宇宙中提供各种公共服务和文化活动。

巨头布局元宇宙,为建造乌托邦还是垄断前奏?

元宇宙能很快落地吗?

尽管元宇宙概念在资本市场中升温,多家公司却表示,元宇宙仍处在初级阶段,而相关股票的表现也“跌宕起伏”。

11月9日,曾连获四个涨停板,五日内累计涨幅超45%的元宇宙概念股易尚展示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充分论证公司向林庆得融资的具体原因和必要性,是否存在通过披露“加大公司对元宇宙行业的投入”进行“蹭热点”,以及相关信息披露行为是否审慎,进而是否存在误导投资者情形,同日股价跌停。

而饱受关注的中青宝也连收两份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其详细说明研发中游戏《酿酒大师》的具体内容、与元宇宙概念关联性和技术掌握情况等信息。

此外,多家券商研究报告也指出,元宇宙初期产品相关技术进程具有不确定性,AI、图形引擎、高速无线通信等各方面技术都有可能影响元宇宙发展进程,商业化效果具有较强不确定性,而相关政策监管尚未落地,往往争议较大。

互联网用户运营平台盛天网络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表示,当前AR/VR等相关技术持续迭代,可以作为早期的元宇宙硬件接入入口,但基于目前的科技发展,“元宇宙体验硬件中脑机接口技术目前还仅是概念性的”。此外,行业分析师也认为,元宇宙硬件设施的升级完备需要时间,而其各细分领域的生态协同更需磨合。

除了技术上的欠缺,元宇宙这一“科技乌托邦”本身是否会存在,也引起了不少争论。《雪崩》中,史蒂文森描述的是一个极端资本化的赛博朋克世界,而现实生活中的元宇宙背后的“规则制定者”该由谁来承担,会不会存在等垄断问题,也存在不少争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与网络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左鹏飞接受采访时称,由于其场景的实现,需要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投入,且需要实现超大规模的连接,因此元宇宙具有一种“内在垄断基因”,此外,元宇宙场景具有沉浸性,可能会让更多的人沉浸在虚拟世界中。

11月9日,脸书文件爆料人Haugen接受采访时也称元宇宙“描绘的巨无霸虚拟世界将让用户更加上瘾”,脸书会获取更多个人信息,并再度成为网络垄断者。

而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在11月12日的“人工智能之旅”国际会议中提出了担忧,他认为,元宇宙带来的可能性应该用于突破距离的限制,帮助交流和学习,而不是逃避现实世界的出路。这需要科技公司、创意产业、VR及MR设备的制造者和法律学家等诸多角色的共同努力。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